刘升整理创作赫哲族民间手工艺品400件

来源: 三江晚报   作者: 

  同江市民刘升从病退那天起,在丈夫帮助下克服困难矢志不渝挖掘传承赫哲族民间传统艺术,18年她搜集整理创作了12个系列的赫哲族工艺美术品400余件。

  刘升的作品因其原创性、高超的工艺、深邃的人文内涵,成为祖国民间艺术瑰宝。刘升凭借《赫哲族鱼皮服饰》荣获第五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民间工艺奖金奖。并获得“黑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的殊荣。

  担起传承赫哲族传统艺术重任

  1998年,在同江市机关从事行政工作的刘升因为腔隙脑梗死的疾病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那年她48岁。

  退下来不久的一天,刘升的丈夫刘根深神情凝重地对刘升说:“赫哲族民间传统艺术博大精深,可随着历史的发展,很多该传统艺术面临失传的遗憾,你现在有时间应该把这种传统艺术抢救传承下去。”

  “我?”刘升感觉很惊讶。隔行如隔山,她先前对于赫哲族传统艺术了解的并不多,可看丈夫的表情不是在开玩笑。

  “你特别聪慧,有艺术天赋,我相信你能行,不会令我失望。”丈夫说。

  丈夫是赫哲族人,她看得出来丈夫对于传承本民族文化的迫切心情及对于她的殷殷期盼。“行,我努力尝试,力争不让你失望。”刘升答应了丈夫。

  刘升会剪纸,她决心通过民间剪纸艺术反映赫哲族由古到今的历史文化变迁。

  搞创作缺乏素材,刘升就钻研反映赫哲族的历史书籍,照着上面的图案临摹,临摹的作品得到丈夫的肯定:“好看,比书本上的图画还要像。”

  丈夫的鼓励坚定了刘升创作热情,她克服左手有病不听使唤的困难,用左手压住画纸,右手一笔笔认真勾画,勾画好图案后再一剪子一剪子地细心剪裁。

  刘升在街津口赫哲族聚居区生活过,在创作中她的脑海像过电影般闪过一幕幕赫哲人生活场景,而这些场景行云流水般在她的剪刀下、画笔间流淌出来。刘升说,剪纸最不好剪的是人物的头部和双手。眼、耳、口、鼻的比例不好掌握,稍错一笔人物就不像失神了。

  不辍笔剪,两年时间刘升创作出200多幅反映赫哲族古代、近代、现代生活图景的剪纸作品,填补了黑龙江省在这方面的艺术空白。

  18年里“抢出”36载工作时间

  两年后的一天,刘根深对刘升说:“赫哲族有一种传统手工艺技艺——鱼皮画制作,是民间工艺瑰宝,因为后继乏人,目前面临着失传的窘境。如今你在剪纸方面的技艺已经达到了一定高度,应该将创作重点转到鱼皮画方面来。”

  刘升同意丈夫的建议,开始钻研赫哲鱼皮画的制作。

  做鱼皮画刘升一点儿基础也没有,丈夫帮她联系在赫哲族聚居区的亲属尤翠玉老人。老人教刘升制作赫哲族传统鱼皮服饰的技艺,虽然没有实物,可刘升听老人述说和模拟简单动作,很快心领神会,逐渐摸索并掌握了制作技巧。

  具体实践中没有鱼皮就到市场上买,自己熟制,没有创作资料就四处搜寻古书,在上面只言片语中找寻灵感。

  缝制鱼皮画需要耐心和勇气,初学那阵子双手手指经常被针扎得鲜血淋漓。一次刘升缝制到了后半夜,困意袭来,一失手钢针竟顺着指缝扎进关节肉里,钢针断裂了,手指连弯都回不了。

  刘升忍着疼痛用钳子将断裂的钢针拽出来,鲜血从伤口处直射出来。血止住了,困意没了,她又接着缝制起来。

  刘升48岁开始从事艺术创作,如今她已创作12大系列的剪纸和鱼皮画作品,主题内容涵盖赫哲族各历史时期生产生活各个方面,艺术作品已经达到400余幅。

  今年刘升已经67岁,岁月不饶人,如今她制作的速度比10多年前变慢了,可她仍然每天坚持4点起床,等多数人起床时她已经工作三四个小时了。

  “我在18年里赚出了36年的工作时间,抢救并保护好赫哲族民间艺术必须及早进行,一刻都耽搁不起。”

  很多人都问过刘升:“你不是赫哲人,为什么要费这么大的心力传承赫哲文化,浪费人生这么多宝贵时间值得吗?”

  还有人打趣她说:“你比赫哲人还赫哲人。”刘升说:“我的老伴是赫哲人,我的老伴有这个梦想,我没有理由不帮他完成心愿,因为我爱我的老伴。”

  拒绝抄袭的艺术品才有生命力

  在艺术界有一种不良习惯,就是互相抄袭,缺少有自己独立思想的原创性作品。

  刘升创作了大量的赫哲族手工艺品,这些作品都是原创的,每件作品都饱含着她个人的心力和心血,艺术价值用金钱难以衡量。

  一次,一所大学想要收藏一个系列的赫哲族手工艺品用于教学研究,招标单位有数个,其中一个单位的作品与刘升的作品主题和形式雷同,最终该大学以多出雷同作品单位报价数倍的价格收藏了刘升的作品。

  去年,同江市对街津口赫哲族风情园进行升级改造,需要建设5个图腾柱和3组浮雕,有的设计者报送的设计方案放大后显得空洞无物,甚至连自己都说不出设计构思内涵。

  升级改造组委会成员特意赶到刘升家求助,刘升连设计价格都没问就爽快地答应了,最终图腾柱和浮雕作品的设计方案都出自刘升之手。

  刘升说,今年3月份这些图腾柱和浮雕都已经建成了,图案都围绕着赫哲族神话传说展开,其中最大的一幅浮雕主体高6米,宽14米。这些汉白玉建筑如果不地震不会损毁,说其流芳百世一点不为过。

  这些建筑倾尽了刘升的心血,可刘升说:“这些建筑能够世代供人观瞻,对于赫哲族文化传播起到多么重大的积极作用呀,我牺牲一点又算得了什么?”

  刘升说,现在有些人在电脑上扒现成的图案搞设计,虽然也能照葫芦画瓢制作出来,可“形似神不似”,缺乏文化积淀,没有艺术生命力,经不起风雨的磨砺。

  刘升说:“原创作品虽然费时费力,可时间已经证明,我当年所付出的辛苦和血汗都没有白流,我感到很欣慰。如今,丈夫已去世,我也从悲痛中走了出来。我要继承丈夫的遗志,只要能动一天,就要为传承赫族民间艺术倾尽一份心力,以告慰逝去的丈夫。”

编辑:左远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