桦南人眼中神奇的紫苏

来源:东北网 作者: 吴宝全

  从1952年建局,桦南林业局人就开始种植紫苏,一般紫苏—亚麻酸含量达55%,而桦南林业局产出的紫苏—亚麻酸含量高达64%以上。桦南林业局农盛园对紫苏深度开发,产品品种丰富,质量上乘。丰富的紫苏文化孕育出多彩的紫苏故事,作者随采几个,述其梗概,以飨读者。

  华佗与紫苏

  传说华佗带着徒弟到镇上的一个酒店喝酒。只见几个少年在比赛吃螃蟹。他们狂吃大嚼,蟹壳堆成一座小塔。哪知过了一个时辰,那伙少年忽然都喊肚子疼,有的疼的额头上冒汗珠子,喊爹喊吗地直叫;有的捧着肚子在地上翻滚。华佗说:“别着急,我是大夫。我去取药来给你们治。”

  华佗和徒弟出了酒店,徒弟说:“师傅您告诉我什么药,我自己回家取吧。”华佗说:“不用回家,就在酒店外的洼地里采些紫草叶给他们吃。”不一会,华佗和徒弟掠回一些紫草叶,请酒店老板熬了几碗汤,叫少年们服用,不一会儿,肚子就不疼了。

  因为这种草是紫色的,吃到胃里又很舒适,所以华佗给它取名“紫舒”,叫来叫去叫成了“紫苏”。

  紫苏是日本的救命稻草

  紫苏在唐代从中国传入日本,日本人用紫苏同生鱼片一起食用,“九、一八”日军侵入东北后,听说了华佗与紫苏的故事,对紫苏产生了一种神性的崇拜,称紫苏为延命圣草。他们不仅掠夺东北的煤炭、木材、粮食,更疯狂地掠夺紫苏。

  在掠夺紫苏的过程中,发现桦南紫苏—亚麻酸含量,高出日本国内紫苏9个百分点,他们把现桦南林业局施业区称为紫苏的圣地,紫苏的故乡,把这里产的紫苏称为紫苏中的极品。

  他们把掠夺来的紫苏,进行初加工,然后运回国内。在日本,桦南林业局施业区内种植的紫苏成了抢手货,价格不断抬高,只有少数权贵和有钱人才能享用。

  85岁的葛兰依然满负荷工作

  葛兰的声音曾是“祖国的声音”、“母亲的声音”,她的声音响彻在从1951年——1998年,长达47年的历史长河中,葛兰和丈夫夏青的名字,曾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名满天下,誉满中华。

  葛兰1998年离开中央人民广播电视台,来到中华女子学院艺术系播音主持专业任教,并成立了葛兰工作室。如今,85岁高龄的葛兰每天奔波于学校和家庭之间,他说:“我从18岁开始上班,到了85岁,精神还是这么好,人就是不能闲着。”“给学生讲了两个钟头的课不带歇气的,一口水都没喝。”听上去,让人们忘记了她是个85岁高龄的老人,而象一个精神头十足的青年人站在你面前。

  为了保持旺盛的工作精力,葛兰十分注意饮食营养结构搭配,很早就钟情于紫苏,她会把紫苏凉拌了吃,炒了吃、煲了吃、卤了吃,紫苏油是家里的常用油。吃了紫苏、她感到精力充沛、身体轻捷、思维敏捷,一天的心情也好。她的一个学生,常年给葛兰邮寄桦南林业局农盛园生产的紫苏系列产品,方便了她食用紫苏。

  葛兰曾说:“要想身体好,不离紫苏草。”

  投身紫苏事业的赵荣军

  赵荣军原来是桦南林业局大项目办的副主任,他的甘油三酯29,高出正常指标27.3,是典型的高血脂中的高甘油三酯血症。看了很多医生,吃了很多药也不见效,赵荣军非常苦恼。

  偶然间,一个朋友告诉他,紫苏油治疗高血脂非常有效,他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来食用了紫苏油,赵荣军的吃法很特别,也很简单,沾馒头吃、沾面包吃,有时也拌凉菜吃,放在汤里喝。半年过去了,他去医院检查,甘油三酯2.6,降低了27.4,只高于正常指标0.9.

  赵荣军的高血脂好了,这一高兴,他似乎找到了自己的用武之地和奋斗方向,他要为桦南林业局紫苏事业的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

  赵荣军现在任桦南林业局农盛园副总经理。

  84岁能上树的“朱老太”

  84岁的“朱老太”可是桦南林业局头道沟一带的名人,她有两件事超出常人,一是一个女人能爬到十几米高的松树上摘松塔,二是常年食用紫苏。

  打松塔是男人的事,可做为女人的“朱老太”就是不服这个气,从年轻时起就练就一身打松塔树的本领,随着年龄的增长,“朱老太”上树的本事也越来越过硬了,手脚更灵便了,身手更敏捷了,84岁照样爬上十几高的树,打松塔。

  “朱老太”吃东西离不开紫苏,她用各种方法把紫苏做成食品,不管做饭、做菜,一定要用紫苏调配。

  把这两件事联系起来,人们得出一个结论:84岁的“朱老太”能上树,是因为她吃紫苏。

  人们不由赞叹到:

  神奇朱老太,84岁还不老。

  平凡一紫苏,却是青春草。

  以上只是众多故事的一、二,现在桦南林业局的紫苏产品已经风靡省内外,把紫苏产品送到每一个的手里,是桦南林业局人的心愿,希望更多的科研单位和专家学者指导桦南林业局的紫苏事业发展,为中华民族的健康长寿做出努力。

编辑:左远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