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佳木斯站  >  今日佳木斯
搜 索
四煤城暗访记:部分煤矿未停产 安全隐患不容忽视
2018-07-12 09:40:00 来源:黑龙江日报  作者: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黑龙江日报7月11日讯 日前,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致函省政府安全生产委员会,要求我省高度重视煤矿安全存在的突出问题,抓紧督促整改落实,举一反三,进一步加强煤矿安全生产工作,严厉打击违法违规生产建设行为,坚决防范和有效遏制重特大事故。

  从5月末到现在,省政府多次召开全省煤矿安全生产专题会议,强调要以壮士断腕的勇气和强有力的措施关闭15万吨以下小煤矿,坚决淘汰落后产能,绝不要带血的GDP。

  7月2日,黑龙江日报派出4组记者奔赴鸡西、鹤岗、双鸭山、七台河四煤城,就国务院安委办致函要求和我省整治部署落实情况进行了为期一周的暗访。

  有的矿主上演“最后的疯狂” 部分煤矿并未停止生产

在七台河市峰源煤矿,不时有货车驶出。

  从6月26日起,按照省政府的统一部署,双鸭山市地方煤矿全部进行停产整顿,期限为一个月。

  据了解,目前双鸭山市有地方煤矿86处,其中15万吨以上26处,在15万吨以下煤矿中,9万吨以下占了绝大多数,尤以4万吨居多。这就意味着,如果按既有政策执行,双鸭山在2018年年底将有60处矿井被关闭。

  7月5日中午,记者乔装煤贩子进入双鸭山“七道坝”地区暗访。记者首先驱车进入建龙煤矿一井,见院内堆存大量煤矿用木材,有工人在流动,风机作 响,铲车在运动,但不见出煤的井口和通道。知情人说,在井口之所以看不到出煤,是因为洗煤厂与矿井相连,生产出来的煤直接进入洗煤厂进行筛选。他还说,建 龙一井在前些年已经被当地政府关闭或者整合掉了,“建龙一井”这个名字已经不存在了,现在叫什么名称不得而知,但当地人都习惯称之为“建龙一井”。附近工 作的矿工告诉记者,建龙一井现在仍在生产,每个班都不下百八十人。说话间,一辆空载卡车进入一井,矿工说:“这就是来拉煤的。”

  7月5日下午,记者到双鸭山双兴时代二井采访。在矿内,成堆的煤按照质量优劣被分成好几堆,每个煤堆约有二三百吨,在绞车架旁有一条带状煤堆, 约2000吨左右。记者观察发现,煤堆的煤看起来很“新鲜”,绞车架下车轮的痕迹、煤堆旁装载过的痕迹清晰可见。副井处风机发出飞机发动机一样的轰鸣声, 并夹杂着青烟冒出。地面上不见矿工,但整体感觉正在生产。门卫大爷引荐一位矿上“付煤的”中年男子告诉记者,这里的煤售价分别是:“大块的830元、中块 的800元、小块的760元。”记者问“付煤的”需要一万吨有没有,回答是“那得慢慢攒”。“不都停产了么?”记者问。门卫大爷告诉记者,“多少都得出点 儿”。

  203省道穿过“七道坝”,路旁是低矮的平房,有两处门前院落里堆满了煤。知情人告诉记者,这些煤不是“好道”来的,基本都是盗采的。当地人把盗采的行为称为“抠”。煤主人李某说:“现在都不让‘抠’了,都是以前攒下的。”

  在鸡西恒山区,前不久还在矿上工作的田师傅说:“这一片儿的小坑口基本都在生产,没有停工过。有些死人了都不停,赔完钱继续开工。”记者走访恒山矿区广利源、恒安、鑫利、福临源等煤矿时了解到,当地不少煤矿从3月份以来都在“生产”。

  7月3日下午,记者在二道河子一家煤炭公司门口遇到一位刚从井下上来的矿工,他说自己是重庆人,来这里工作三四年了,每天工作8个小时,三班 倒。记者问及这里一直在生产吗,上面来检查工作时也不停工吗?“很少,很少,印象中几乎没有。”在二道河子“二坑四井”井下挖石头的陈某告诉记者说,他和 自己父亲一直在井下工作,没有停产过。

  7月4日,记者从华强平安煤矿去往福林源煤矿路上,经过二道河子艳东村的村路时,短短十分钟内有不下十台六轴或四轴拉煤的大货车从这里经过。一位村民说,尤其是晚上拉煤车多,这些车都是拉附近几个煤矿的煤。“这些日子拉煤车是一天都没有断过。”

  在被当地称为“红房子”的福林源煤矿,听到矿上的风机在响。宿舍管理员说,“红房子”一直在生产,一直有工人来这里下井干活。

  二道河子、梨树区、城子河区等矿区很多居民和村民说,一些小坑口生产没有停过。为了躲避检查,多是白天休息,晚上干活。“上面有检查的,这些小 煤矿很快就会知道,有很多煤矿很隐蔽,即便监督部门也很难找到。”很多煤矿即使在政府下令停止生产整修期间,依旧在偷摸生产。“因为近期煤价上涨得比较 快。”

  停产期间出井大量“维修煤” 监控手段落后效率不高

  7月3日,在鹤岗市砂场道口附近的红旗三矿,看到几十人在矿门口进出,矿区内呈现繁忙景象。14时30分许,一辆矿车升井,出了一车货。

  7月5日和6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一个怪现象,有些煤矿尽管已经停工多日,但煤矿仍在卖煤,而且量还不少。5日在泰源煤矿,记者以买煤者身份走 进煤矿,只见三个出煤口下面的煤堆成了小山,一个五十多岁的女煤贩子说这些煤都是今天出的。6日,峻源煤矿处于停产整改状态,院内煤堆高耸,常设销售人员 开票检秤,在记者逗留的十几分钟内,就运走了两车煤。

记者与鹤岗煤管局工作人员去泰源煤矿再次探查时,发现机器上有三层封条。

  7月6日,记者与鹤岗市煤炭生产安全管理局稽查大队的工作人员对三家煤矿进行了回访。在泰源煤矿,走进院子,出煤口下面的几个煤堆已被运走了大 部分。记者一行迅速走进井口机房,在这里看到许多作业的工人。皮带没有开动,贴着封条,日期显示为“7月5日”,恰恰证明是昨天刚刚贴上的。在这张崭新的 封条下面又至少发现两个封条的残迹,传送带操作台上的灯亮着,钥匙还没拔下来,询问工人语焉不详。在峻源煤矿也同样存在类似情况,封条上的日期显示为“7 月4日”。随机调查两个矿,主井口传送带的封条日期都是最近几天的。

双鸭山市一家小煤场院内存放的煤堆。

  7月6日,突查的最后一站是红旗三矿。负责人说7月2日起矿上放假了,放假期间也有工人上班,加上管理人员不超过20人。可是,记者拍下的视频显示,3日下午矿工倒班进进出出,至少几十人。

  据鹤岗市煤炭生产安全管理局的相关人士介绍,6月15日开始,鹤岗市对小煤矿进行全面停产整顿,全市50家地方煤矿均在整顿范围内,现在正处于停产维修阶段,等待复检验收的状态当中。

  既然停产就不应该再出煤,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

  煤矿可以“清理维修垃圾和维修煤”的理由开启副井的矿车,升井出煤,到底是生产煤还是维修煤很难分辨。而且工作人员说,即使是主井的传送带也不是绝对的封闭,在必要情况下,比如清理传送带下面煤渣煤尘的时候,也可以履行相应的申请审批手续,在监督之下开启运行。

  了解井下情况的矿工告诉记者,其实井下都设有煤仓,冒顶片邦产生的煤再加上维修垃圾完全可以存放在煤仓内,然后由监管人员进行清点统一升井,实际维修产生的煤量比较少,煤仓完全可以存放。

  记者采访还发现,煤矿安全监管手段较为落后,常用手段仍为封条和上锁,而视频监控等高科技的监控设备利用率有待提高,潜力发掘得不够。

  矿工不培训直接下井 煤矿安全隐患不容忽视

鸡西市恒山区广利源煤矿,工作人员坐在坑口准备下井,坑口旁堆放着气瓶等杂物。

  7月2日,记者来到鸡西市城子河区东旭煤矿周边,“三线(东旭煤矿)出事了死人了,其他坑口都停了,只有他家开着。”一位大姐把记者领到裕晨洗 煤厂附近的矿工宿舍。这里被当地人称为“九坑四线”,是个人开的煤矿坑口。记者走进宿舍区,一位张姓矿工说,他工作的坑口从今年3月份至今一直都在生产。 来这里工作的工人是按季节培训,因为现在“过时了”,所以刚来的工人基本不培训,直接上岗。其他几位矿工也说没有培训就下井作业。

  7月4日,在二道河,“摩的”司机张某告诉记者,这段时间因为煤价上涨,所以附近用工很多,不少来自湖北和四川的人都来这里找下井的工作,“我哥3日凌晨还在附近一家煤矿干大半宿零活呢。”张某说,也根本没有培训。

  在恒山区,开“摩的”的田某说,自己前几天还去二道河子下井了,还介绍别人去附近的煤矿干活,“只要不瘸不傻,差不多,有身份证一般就可以下井工作。”

  在梨树区一家煤矿附近,记者遇到七八个刚刚从浴池出来的工人,问及下井前是否进行培训,有两三位肯定回答没有培训,另几位则说,培训也不是那么细致,一般都是靠师傅带。

  7月4日上午,记者来到七台河市潘琦煤矿,管理室一个坐在电脑旁的人说,“现在来煤矿打工,没有熟人带着,怎么进井?除非以前就是采煤的,要不然啥也不会,咋干活?”

  记者在七台河隆运、发展、宏泰等煤矿暗访中发现,来这里打工必须有熟人介绍,或者矿上有熟人才能下井工作。受访矿工直言,他们均没有接受安全培训。

  记者在鸡西对煤矿暗访时还发现,井口附近的工地普遍存在乱摆乱放现象,安全隐患依旧存在。

  在鸡西二道河子“二矿四井”,在坑口附近摆满了木料、钢材、气罐、废料等各种杂物,两名工人没戴安全帽正在作业。在恒山矿区鑫利煤矿和二道河子 华强平安煤矿产区内,坑口附近都有“明火”作业。在鑫利煤矿距离坑道口不远的一个屋内,有一名女工作人员在吸烟。在华强平安煤矿产区内,一个职工正在院内 电焊作业,而他身后就是一个巨大的煤堆。在鸡东县和梨树区等地的部分煤矿内,也都不同程度存在此类情况。

  四煤城称都在整顿 但拿不出关闭煤矿名单

  据七台河市煤管局负责人介绍,七台河2015年关停煤矿51家,2017年只关停了发生瓦斯爆炸事故的景有煤矿1家。该地现有136家地方煤 矿,2017年在全省率先完成企业化改造,136家地方煤矿全部纳入15家矿业公司后,每家公司的生产规模都达到或超过了15万吨/年标准。目前,15家 公司的136处煤矿都在围绕煤矿违规违章生产作业、煤矿非法违法行为、煤矿安全生产基础薄弱问题进行整改。截至7月5日,今年还没有新的关停计划。目前, 已经关停煤矿均纳入地方公安部门进行监督管理。

  据鸡西市煤管局提供的名单显示,该地产能在15万吨以下的地方煤矿有127个,其中9万吨的煤矿28个、6万吨的煤矿40个、7万吨的3个、5 万吨的24个、4万吨的32个。鹤岗提供了50家地方煤矿名单,其中3个煤矿由龙煤托管,47家煤矿在整顿之列,均在停产状态,其中15万吨及以下煤矿 25个。双鸭山市现有86个地方煤矿,其中产能在15万吨以下的煤矿有73个。

  采访到的煤管局负责人均表示,目前没有新的关闭煤矿名单。他们要等省里下达关闭整顿方案,再结合当地实际制定细则,最后形成关闭名单。

  7月9日晚些时候省煤监局提供的全省地方煤矿名单显示,全省现有地方煤矿417个,总产能4560万吨。其中,产能15万吨及以上的煤矿有64 个,合计产能2609万吨,占总产能的57.2%;产能低于15万吨的煤矿有353个(几乎都在9万吨以下,最小产能3万吨),合计产能1951万吨,占 地方煤矿总产能的42.8%。如果每吨原煤产值按500元计,全省地方煤矿一年的产值达到228亿元,其中15万吨以下煤矿贡献产值近100亿元。

  7月9日晚些时候黑龙江省煤炭生产安全管理局提供的全省地方煤矿名单显示,全省现有地方煤矿417个。另据省煤管局提供的信息显示,2017年 全省关闭退出煤矿6个,其中黑河4个,鸡西和七台河各1个,合计退出产能79万吨。今年,只有双鸭山东旭煤矿、鸡东裕晨煤矿、双鸭山富山矿业煤矿因事故执 行关闭,要求2018年底前关闭到位,被关闭的3个煤矿合计产能16万吨;双鸭山金谷矿业煤矿和双鸭山秀山煤矿被列入2018年化解过剩产能计划,2个煤 矿合计产能12万吨。

  来自省煤管局的消息印证了四煤城的说法:他们正在制定小煤矿关闭整顿方案,待批准后各地再确定关闭小煤矿名单。(黑龙江日报专题报道组)

责任编辑:李澄

相关新闻
频道推荐